鹜蒾

行動大於一切。 —靳東

我也不知道起啥名,那就叫。。。我也不知道叫啥(上)

跟个风( ̄∇ ̄)

表白轩影大大!!!!!

手机党 时差党 高中党 (其实在中国才上初二)

文渣+新手

不懂格式 请多指教

不会写训诫啊啊啊啊啊!!!

脑洞始于一动漫

(还沉浸在火锅店偶遇kkw的喜悦中)

不妥删*\(^o^)/*

(前一段出车祸了(。•́︿•̀。) 比预期发的完了一丢丢,就一丢丢而已哦)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更(下)

单身狗的凝视(V)o¥o(V)

@軒影咖啡 

§正文§

从前,车马很慢,书信很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从前慢》




“大哥在.......

大哥来了........

不用怕

对不起........”

“斯......” “大哥,你醒了” “嗯” “给,阿司匹林快没有了,明天我再去买一点。” 明楼正在沙发上头痛欲裂,听到了阿诚的声音,“大哥,你梦见明台了?” 明楼愣了一下,点了点头,说到:“我说梦话了?” “嗯” “唉,我一想到明台他就要去刀尖上讨生活,就睡不好觉。” “大哥明台他能走到这一步也就说明他有这个能力,您要相信他啊。” “我知道啊,但要是让大姐知道连她最心疼的明台也和我们一样站在悬崖边上走钢丝,大姐得有多心疼?” “大哥你也别太担心了,您先把药吃了吧,明台他一定能走着出来的。” “王天风他就是个疯子!” “大哥,发生的事情没办法改变的,现在才三点一刻,您再睡一会儿吧,不然明天您又要头疼了。” “嗯,你也去睡一会儿吧,再年轻,身体也经不起这么闹腾。” “嗯” 说完,明诚起身去关灯,灯灭了,时间也一分一秒的过去:
三点半......
三点三刻......
四点了;
明楼始终没有睡着,办公室的摆钟响了八下,冬至已至,天晓得晚,明楼起身,没有开灯,望着窗外的一边漆黑,和新政府办公厅外的一棵在风雨中瑟瑟发抖法国梧桐,阿诚在身旁的双人沙发上睡着,明楼把刚才自己盖的墨绿色军被给明诚盖上,虽然很轻,但明诚还是翻了个身,背对着明楼,明楼走到明诚旁边找了把椅子坐下,说道:“我怎么光梦到那小子啊,我梦到你了啊,我在黑暗中行走,幸亏有你陪着……”
明楼望着窗外,想起了阿诚小时的事,在那个寒冷的新春,明楼在桂姨家的小弄堂里见到那个浑身是伤的小家伙时,在大姐面前发了自从父母意外去世后最大一次火,不仅收养了因为一次“乌龙”事件而受伤的小阿诚,还将那个恶毒的女人赶出了明家,对跪在大门口的桂姨吼到“你要折辱一个孩子,你要虐杀一个人,我就偏要他成才,成为一个健康人,一个正常人,一个受高等教育的人。不会辜负你抱养这个孩子的初衷。”给予了他姓名,给予了他一个温暖的家。
那时,明楼收养阿诚的时候也才刚刚成年,虽说父母意外过世才将之前的大少爷心性稍稍收敛,还不至于像之后同龄的小明一样一个劲儿的闹腾,今天在巴黎明天抬脚就跑到图尔了,但毕竟也只是一个十七八的少年,而且还是个大少爷。小时候有父母宠着,之前也有姐姐带着,现在虽说姐姐多了个小明台,现在也有一众下人照顾。不仅十指不沾阳春水,而且洗衣干活照顾人一点不会,如果离了别人,别说生活了,连活都不一定能活下去。收养了阿诚后,虽说是尽心尽力,但可也是力不从心,家务事懂的还没阿诚多,而且刚刚偷尝了爱情的禁果,天天还要躲着大姐,明大少心真累啊!
思绪回到从前,明楼想到了那一次,他唯一一次把他的小阿诚忘掉的那一次……
“明楼,我说的话你听进去了没啊,想什么呢?拿箱子啊!刚刚不是让你把这几盆兰花搬回去吗!阿香一个人搬不动的啊”明楼一愣,刚才光顾着开心能正大光明的和曼春独处两天了,根本忘了这回事了“嗳,来了,大姐我先把您送到火车站,回来再搬” “好好好,记得给明台帮一下小学的入学手续,兰草一天浇一次,脏的衣服洗好记的熨一下,听到没啊!等明台入完祖籍我们就马上赶回来”明楼从阿香手里接过行李,说; “大姐,您就出去三天,没事儿的。” “什么没事的呀,上次就让你做个早饭,都快把厨房炸了,要不还是让阿香留在家吧,你们两个自己在家我不放心的,你晓得伐,真不行就去外面吃,我多给你们两个留点钱。” “不用了,大姐我先去备车了,不然一会儿赶不上了。”明楼慌慌张张的跑向车库,深棕色皮鞋踩到门前老槐树掉下的落叶哗哗的响,刚刚入秋,树上的叶子被明媚的阳光照的发亮,不定那一 会儿来一阵东风,就落到地上了。就如同明楼那时那懵懂禁忌的爱情一般,摇摇欲坠,风一吹,就不见了踪影。
“明台,不能乱跑,乖乖的,好好听大姐的话,见到长辈了要问好,不然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知道了,嘻嘻,大姐我们快走吧。”送走大姐和小明台,明楼急吼吼地往回赶,到了家,安置好小阿诚,还要去和曼春看电影呢!
“阿诚,我回来了!” 听到门外的声音,小阿诚从书桌的凳子上跳下来,“还在练大字呢,下午可以把我的的绿豆糕给你吃。” “真的!” 小阿诚的眼睛一亮。“那大哥可不准反悔哦。” “嗯,不反悔,还是我家阿诚最听话,走,大哥带你洗个澡,然后……大哥出去有点事,自己玩,好吗?” ”大哥不能陪我吃绿豆糕了吗?” “嗯,但是大哥回来给你带你上次想吃的那个老虎的小蛋糕好吗?” “那好吧……那我还要吃鱿鱼丝和蜜三刀” “好好好,你个小馋猫,先去洗澡好不好?” “嗯,最喜欢大哥了!”
(洗澡能不写吗? 实在写不出来o(╥﹏╥)o )

新西兰赛马会送了一本杂志,封面竟然是老王( ^∀^)

竟然被我妹坑了🙃🙃🙃

就在我家旁边啊啊啊!

想做明家四姐弟助理的轩影:

天哪 好可爱😂😂

nany:

【这不是一个教程】(lofter抽了重发)

(摸摸伤口哭泣)受伤的总是我。。

很长)纯手绘

————— 

累)拜托一定要看!超好玩!QAQ

画了一个晚上。。

QQ里看见的梗 感觉超有趣就画了) 

最后一张是原作)